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锤白锤】故事后的故事

王大锤是一个石灵。

石灵的寿命很长,有几千几万年,重造一个血肉之躯需要的一百年时间对于他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但是对于小美,则是一辈子还要多。

他在石牛里面,作为一抹幽魂,看着小美的父亲学艺归来,带着两三个徒弟,看着小美眼睛中的希望之火慢慢熄灭,来对着石牛说话的时间越来越短,看着小美嫁给了父亲的大徒弟,生了几个孩子,看着孩子慢慢长大,在石牛身边嬉戏,看着小美从一个妙龄少女变成一个子孙环绕的白发老妪,最后含着笑离开这个世界。

他和慕容白一起看着这一切。

没错,慕容白。

在事情过后的某一天晚上,王大锤百无聊赖的看着石牛镇天空的星星。从天边开始一颗一颗的数,数到第三千七十五颗的时候,一个半透明的白色身影出现在他面前的街角。慕容白恢复了那身白衣打扮,头发披在身后,用一根发带系着,手里还拿着那把生前从不离身的剑,在月光下缓慢的踱着步,脚步虚浮,身后没有影子。

“慕容白!”王大锤喊了一声。出了声才想起现在自己只是个虚弱的幽魂,他的声音慕容白应该是听不到的。

但是慕容白却转过头来,有些呆愣的,像是梦游一样的神情。

“王……大锤?”

“是我啊是我啊!!”王大锤兴奋的应了一声。慕容白居然听得到他的声音!!!自从他变回石牛本体后就再也没跟人说过话,这对于一个每天招猫逗狗闲不住的家伙来说简直比死了还难受。

慕容白慢慢的走过来,表情困惑。他并不知道自己和心魔同归于尽之后发生了什么,只是奇怪为什么一个石牛会发出王大锤那个小妖怪的声音。他走近石牛,用手抚摸着冰冷的石头,又疑惑的问了一句,“王大锤?”

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幻听了,他与心魔同归于尽之后本应该魂飞魄散的。但是天意弄人,他因为没有子嗣,所以慕容家世世代代守护石牛镇的命运让他不得投胎,只能用灵魂的形式被禁锢在石牛镇里,没有人听得到没有人看得到他。平日里,慕容白就一个人呆在慕容家的地宫,像生前一样,看看书练练剑,甚至比活着的时候更自在。不需要饮食,不需要睡眠,不需要时时刻刻得等着那一声“救命啊妖怪来啦”,也不需要与心魔争夺自己的心智。不料今夜偶然因月色的诱惑而出门,却意外的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

“慕容白你怎么还在石牛镇啊,哎呀你还不知道吧,我可是英雄啦,我其实就是这个石牛的石灵不是妖怪啊,我把大魔王打跑啦,我是不是很厉害啊哈哈哈哈哈,虽然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但是又一天我还是会恢复肉身的!还有小美你就别惦记啦,我们早就已经在一起啦,我们亲嘴全镇子的人都看到了呢……”

小妖像连珠炮一样的噼里啪啦一顿说,也不管自己逻辑语序混,他太久没说过话了,实在寂寞的很。也亏得慕容白聪明,居然把来龙去脉听懂了个七七八八。

“……所以你怎么也在这?

小妖怪交代完自己这边的情节发展又顺便威胁了一下情敌之后终于问到重点。

慕容白把自己家族使命的事情告诉了王大锤,王大锤唏嘘不已。慕容白这个家伙还真是挺可怜。

“那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他问。

“除非慕容家有继承人出现,否则…”慕容白苦笑一声,“但是我现在这个样子,哪里来的继承人。”

王大锤被他笑的心里堵的难受,他好歹还有一百年的盼头,慕容白却毫无希望。

“至少你还有我嘛,咱俩一块说个话,日子不至于太无聊。”王大锤安慰慕容白。

慕容白叹了口气。

王大锤又开始嘴巴停不下来的讲些有的没的,讲他和小美跟孙悟空学艺,讲地狱恶犬,讲小美烧饼的配方,讲在地宫遇到慕容皓的灵魂,讲石灵,讲封印,慕容白就静静的听着。

“慕容白你怎么不说话啊。”

小妖半晌不见慕容白回应,觉得他硬生生的把两个人的对话说成了一个人的说书,实在无聊的很。却看到慕容白若有所思的脸。

“说不定……还是有办法的?”慕容白的语气带着点犹豫又带着点希望。

“诶?什么什么办法?”小妖有点听不懂。

“让慕容家有继承人的办法。”

小妖先上下打量了一下慕容白,“你生?”

慕容白摇摇头,“不,应该说是,你生!”

“什?什么?!”

——————————————————————————

对不起我又开了新坑,嘤嘤嘤嘤
这就是一个慕容白王大锤养孩子的梗,俩人都是灵体没法肉所以是无差,也绝对不是生子,请姑娘们放心。
狮子多了不痒,坑多了不愁。

评论(22)
热度(195)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