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锤白】万万没想到之小妖怪与他暗恋的捉妖人如何谈恋爱篇(Ⅰ)

我叫王大锤,是石牛镇本地的妖王,兼石牛镇降妖协会会长,副会长,会员。会七十二般变化(花),必杀技能召唤(幼年)地狱恶犬,现职业小美烧饼连锁总店副店长(送外卖的)。父不详,母不详,生辰年月不详,暗恋降妖人慕容白已经五年零九十六天。

——————————————————

第一章 故事的开端

王大锤这个小妖怪暗恋慕容公子这件事情,石牛镇当然人人都知道。

看遍整个石牛镇,上至天上飞的鸽子,下至地上跑的耗子,哪个不暗恋慕容公子?若有人敢说慕容公子一个不字,不等妖怪来抓,慕丝后援会的贾玲儿会长第一个不饶他。所以王大锤暗恋慕容白这件事,着实算不上什么,做茶余饭后的谈资都嫌浪费瓜子儿。

慕容公子是石牛镇每个人的这个真理,是不破的。石牛镇的每个人(和妖)都有平等的暗恋慕容公子的权利,王大锤这个小妖怪也不例外。左右慕容公子不会搭理任何人,每次出现都在潇洒的旋转跳跃挥剑收剑后伴随着慕丝后援会的尖叫留给石牛镇众人一个潇洒离去的背影。

所以今天慕容白出现在白日朗朗的石牛镇街道上时,所有人都震惊了,而且他目的地的方向明显就是小美烧饼连锁总店,详细来说就是,他是冲着王大锤走过去的。
所以所有人一致放下了手里的活,掏出一把瓜子,盯着面如冰霜的慕容公子和一脸幸福得要昏过去还详装淡定的大锤。

慕容白面无表情的盯着面前的小妖怪,小妖怪表情扭曲的盯着他,他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因为他紧张的要昏过去了。

自从父亲去世候,他很久没有跟人说过话了。上次他鼓足勇气对那个抓到妖怪后帮他递绳子的小姑娘说了一声谢谢造成小姑娘当场昏倒后,他就坚持每次捉妖自备麻绳,并且自此之后已经五年零八个月没有跟别人说过话了。

现在他必须要对这个小妖怪说,你必须跟我走,我需要你,教我,说学逗唱,重拾我慕容家捉妖绝技。

这怎么可能做得到。

他从小就是个不爱笑不爱说话的孩子,为此父亲很是头疼,任谁看着一个面无表情的小孩在哪一字一句字正腔圆的练习抖包袱都是不会笑的,所以慕容爸爸早就已经放弃了将祖传绝学教给儿子的想法,专心教儿子练剑。

万幸,慕容白对此极有天赋。

十几年过去,慕容白的剑术已臻化境,但是说学逗唱却是毫无进展,简单来说就是完全不会。

前几日整理书架又翻出父亲遗物祖传降妖宝典——相声大全。在经过了几日的思考后,慕容白决定,绝不能让慕容家绝学断于自己之手。

他记得那个烧饼铺的小妖怪,唯一一个在石牛镇生活的妖怪。长着小小的尖角,没什么法力,连个小孩都可以欺负他,每天咧着嘴巴傻笑,送外卖的空挡在烧饼铺门口说书,指手画脚张牙舞爪的,总是能吸引一群嗑瓜子的村民。

烧饼铺离镇中心石牛广场很近,而且地宫里的慕容白耳力很好。不得不承认,慕容白这个常年表情不变的面瘫脸也被他逗的弯了许多次嘴角。

如果村子里有一人可以帮他学这本家传绝学,那一定是他。

所以慕容白鼓足勇气,第一次在没有尖叫“妖怪啊啊啊啊啊”的声音中降临石牛镇的街道。

王大锤看着慕容白。

慕容白看着王大锤。

王大锤看着慕容白。

慕容白看着王大锤。

半个时辰过去了。

小美对于慕容公子降临烧饼铺当然是很开心的,不过慕容公子已经在铺子门前站了半个时辰了,期间众人只顾看热闹,根本没有人买饼!在这么下去,太影响今天的营业额了!小美左右看了一眼面无表情的慕容公子和一脸傻气的大锤,叹了一口气。

“大锤,你帮慕容公子把饼送回家”。

说完不容分说的把十个烧饼塞到大锤怀里,用求你了不管你要对这个家伙做什么请带回家去做要奸要杀请不要耽误我做生意的眼神看了慕容白一眼,把这两个人转过身朝地宫方向狠狠地推了一把。

“看什么看,不买饼不要耽误我做生意!!!!!!”

一声吼之后,众人散去。

大锤抱着烧饼一脸荡漾的跟在慕容白的身后,盯着慕容公子衣摆的绣花走向那个他梦里去过很多次的慕容家地宫。

————————————————

我叫王大锤,万万没想到,在暗恋男神五年零九十六天后,我要跟男神回家了。

评论(55)
热度(431)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