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琅琊山上琅琊阁,琅琊阁里美人多Ⅲ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我和蔺晨,或者说蔺晨和被蔺晨拎着的我,到达琅琊山下的镇子的时候已约莫是半个时辰之后。可怜我早饭只吃了几块点心,饿到现在已是两眼发昏,蔺晨飞的又不平稳,弄得我头晕脑胀,所以也没时间欣赏什么这个年代的风土人情,亦步亦趋的跟在蔺晨身后进了一家馆子。

寻了个靠窗的位置坐定后,蔺晨很是娴熟的报了几个菜名,以一种极是夸张的羡慕语气对我说,阿霖你可是有口福了。

我还没从刚刚的“飞行”中缓过劲来,头还晕得很,耳朵里还尽是风声,所以也懒得翻他白眼。

这时背后却传来飞流气极败坏的声音。

你们,坏人!

我心里一阵心虚,却看见那个更应该心虚的家伙居然极不要脸的对着气鼓鼓的飞流招手笑眯眯的说,小飞流来的正好,我们菜还没上呢,方才和和漂亮姐姐们交流的好不好?

飞流哼一声,鼓起腮帮子扭头不理他,开始将矛头对向我,水牛,坏人。

从第一次见到飞流时,他就喊我垫下,被蔺晨教育过后就开始改口喊我水牛,我花了好几天的西游记故事才哄的他喊我阿霖,但是每逢他气恼我,就回又搬出水牛的称呼。我虽然在蔺晨的医治下已经不会遇水就害病,但是也不至于亲近水到水牛的地步,所以对这个莫名其妙的称呼很是疑惑。每次想要开口问蔺晨,他又是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让我觉得问他这个问题会是一件很蠢的事情,于是我拿橘子甜瓜孙猴子好不容易才从飞流的嘴里哄出个词来,苏哥哥。

我问拾柒,苏哥哥是谁。

拾柒给我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惊才绝艳的江左梅郎,赤焰军少帅林殊,直到最后的战死沙场。蔺晨穿插在整个故事之中。

我被这个故事感动的哭湿了拾柒的整片袖子,但是我还是不知道问什么飞流要喊我水牛。

后来想想,其实也没有必要这么好奇,也就慢慢将这件事放下了。

只不过现在听到飞流又在喊我这个,知到他一定是气极了,我没有蔺晨这么厚的脸皮,于是忙把他拉到身旁坐下剥果篮里的橘子给他赔罪。

橘子吃完三颗,菜也差不多上齐了。我已经饿的前胸贴后背,也顾不得什么形象开始闷头大嚼,偶尔分出点空闲给飞流夹菜。蔺晨倒是还端着他潇洒的架子,吃的极斯文优雅。

我偷偷的瞄他几眼,心中暗想,其实那几位美男为了报复蔺晨的放出的那些话也不算是说谎。

酒足饭饱,又续过两次茶,蔺晨看了好一会的窗外行人,几位颇有姿色的少女走过后蔺晨的心情明显大好,展开他那把总不离身的烧包扇子摇着说,山上正乱,好不容易逃出来我们便不回去了,出门游玩一番也好,小飞流还记得顶针婆婆的辣花生么,我带你去看猴子吃花生好不好?

我紧张的盯着蔺晨,生怕他说阿霖啊你认得回山的路么认识就自己回去吧。

蔺晨转头向我,刚开口说了个阿霖,我忙接口,我不认回山的路你们带我一起走吧我也喜欢吃辣。

蔺晨被我堵回话去,收回扇子,顿了一下接着说,我是想问你,带钱了么?

我尴尬的摇摇头。

蔺晨说我也没带。

我俩一起看向飞流,见他正在玩一颗橘子。他看我俩一起看他,抬起头张着无辜的眼睛看回来。

我顿觉绝望,糟了我们好像吃了霸王餐。

一旁的小二好像也觉察出了什么,开始频频望向我们这边。我正在思考把是蔺晨押下来刷碗还是把飞流留下来做吉祥物呢?不知道把他琅琊阁主的身份拿出来好不好用?最后觉得他俩一起施展轻功跑路我留下刷完的可能性最大,正自怨自艾时,只听到一声犹如天籁梵音一般的呼喊。

阁主,阿霖,总算是找到你们啦!

是拾柒!!

评论(14)
热度(134)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