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平行世界性转】【gay版欢乐颂】废柴公寓1

大概就是一个发生在另外一个宇宙的故事。
脑洞来了写着玩儿的。
所以,不要打人好嘛?

第一章

废柴公寓,原名不详,嗯,大概是个带金带玉什么什么的名字,开发商绞尽脑汁想的这么个高端大气上档次,低调奢华有内涵的名字,但是这栋楼的人可没人这么叫他,而是直接称呼它为——废柴公寓,因为这个公寓里住的人,不巧了,都是废柴。

而我认为,这个公寓不应该叫废柴公寓而应该叫基佬公寓,因为这个公寓里住的男人不管住进来之前是直是弯,在住了一段时间之后都会变成弯的,当然,除了我。

我的名字—关雎,取自大名鼎鼎的诗经,但这不重要,因为大家都叫我—直男,字面意义上的。因为我大概是这栋楼唯一的直男,天知道我租这房子之前可一无所知。

我的职业,是一个裁缝,自学成才。在废柴公寓所在的小区菜市场东头的一间小铺面里做点改衣服长短,做被罩床单之类的杂活,偶尔也帮隔壁服装学院的学生做做缝纫课的作业,梦想是开一家正经儿的服装定制店。

我们的房间,废柴公寓1002,两室一厅。我的室友,当然,是个基佬,邱英,24岁,隔壁服装学院刚毕业的学生,贪玩贪吃贪恋美色。上大学期间这家伙就是我的常客,他学校一半的作业都出自我之手。毕业后因为了自己仰慕的设计师,过五关斩六将终于混到该公司一个实习生。兴冲冲的带好笔和签名本到公司,却在入职的第一天知道自己的偶像离职的消息。在看到我贴到学校布告栏里的招室友广告后,拿着可怜的实行工资带着一颗破碎的心住进了我隔壁的空房间。

隔壁1001的租客叫樊胜枚,时尚公司公关经理,因为刚入职时试图融入公司的基佬圈子撒了一个小谎,后来用了十年的时间和一个接一个的谎言来弥补,变成了滔天大谎。所以现在他在公司所有人眼里,或者说在s市整个时尚圈眼里都是一个有着神秘的男朋友的骚断腿的交际花死基佬。只有我和邱英知道真相,他,就是一个大龄处男!姑娘们被他的谎言欺骗只当他是闺蜜,逛街美容吐槽男朋友,他有苦难言。

我和邱英总是劝他,哥们别挣扎了,弯了吧。

按照这公寓的魔性,他也直不了多久。

曲骁是在后来入住的,废柴公寓的户型虽然是两室一厅,但是无良的奸商把客厅也隔了一个卧室出来,自从我和樊胜枚的室友和男朋友去荷兰结婚搬走了之后就一直空到现在,直到那天下午曲骁出现在我们的沙发上。

那天的傍晚,在我拖着疲惫的身躯和一身粘不掉的蓝毛手里提着菜篮子回到废柴公寓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客厅那两个大箱子,和一个像死尸一样瘫在沙发上的家伙。

我尝试着打了下招呼。

那滩玩意发出点模糊的呻吟。

“你是新来的租客吧?”其实这是一句废话,能带着一堆行李出现在这个小偷都不来的破公寓的,除了新来的租客还会有别人?

那滩玩意又发出点声响,我想大概是“你好”?

我耸耸肩膀,无所谓了,今天菜市场的活鱼新鲜的很,晚上可以炖个鱼汤。

在我刚刚把砂锅盖子盖好,调小火的时候就听到了开门声。

“Oh!!My!!God!!!!

听这尖锐的惊呼就知道是邱英回来了。

“出什么事儿了出什么事儿了。”我放下手里的汤勺冲到客厅,正看到邱英那个家伙正抱着客厅那两个箱子上下其手。

“My God,My God,My God!! ”

“你干什么呢你?!大惊小怪的。”

“宝贝,知道这是什么嘛?这是Hermès啊!!!十几万啊!!!你说我大惊小怪!!!!”邱英的眼珠子都要黏在箱子上了。

“哦,那应该是咱们新来的同居人的。”

“什么?!”

樊胜枚这才注意到沙发上那一滩。

“而且,如果这玩意这么贵,怎么可能出现在我们公寓?所以别激动,说不定淘宝几十块钱的货。”

后来的事实证明,我错了,这还真是真的。

当时的邱英左右环视一下公寓,赞同了我的说法,终于把手里上下摸了好几回的箱子放开,“有道理,不过这玩意访的可真像啊!回头真应该问一下那家淘宝店的地址。”

邱英意犹未尽的把眼光从箱子上移开,就粘到了厨房的汤锅上,眯着眼笑的贼兮兮的,“直男今晚咱们喝鱼汤啊?”

“再等会,你樊姐姐还没回来呢?”樊姐就是樊胜枚,邱英和我拒绝叫一个长发画眼线妩媚多姿的人樊哥。

邱英不死心的围着汤锅打转,“我就喝一口,就一口,直男,好直男。”说着在我毫无防备之际掀开了锅盖,凑过鼻子过去深吸一口气。

“好香,好香。”

说这句话的不是邱英,而是沙发上那位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曲骁。

当时曲骁刚从英国回来,还带着他的大学同学兼男朋友,兴冲冲的人打算介绍给家里人认识,一进门就被他爸用棍子给打了出来。几天后,他带着一头一脸的伤和所剩无几的英镑换成的人民币住进了废柴公寓1002。

当时的我和邱英都被他这一脑袋的伤给吓了个不轻,直到他一瘸一拐的走进厨房打算对鱼汤下手,才被邱英阻止下来。

“你干什么啊你,你谁啊你?”邱英对抢食这件事深恶痛绝。

曲骁挠挠脑袋,“不好意思啊,我太饿了,咱们能一边吃一边聊么?”

“不行”  “好”

说“不行”的是邱英,他护食的盯着鱼汤,一脸戒备。说“好”的是我,毕竟与新室友第一天见面,而且曲骁那一脸的伤看起来确实可怜兮兮。

做饭的人总是有话语权。

于是我们在喝西里咕噜的喝汤声中听完了曲骁的故事,邱英甚至还一脸痛惜的拍了拍曲骁的肩膀,而我负责去厨房毁尸灭迹,告诉他们如果樊姐姐回来就告诉他我们晚上吃了泡面。

但是我准备的借口并没有用上,因为樊胜枚回来的时候已经将近午夜,根本没精力管我们吃独食这种小事,因为跟他一起回来的还有我们废柴公寓10楼最后一名成员,Andy。邱英的偶像,刚刚因为丑闻被迫离职的著名设计师。

这将会掀起我们废柴公寓的一场腥风血雨。

评论(12)
热度(141)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