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谭宗明/陈家明]姻缘天注定(狗血小言风)

上班摸鱼的新坑。
这大概就是一个全世界都在找理由让两个直男在一起的故事。
我发誓,如果拿到拖欠的所有房补和接下来的实习工资,我以后就再也不挖了坑不填了。。。。。。

————————————————————————

一、

设计师陈家明,身穿自己这一季发布会里最贵的那条裙子,脸上的妆花成一团,眼冒金星仰面朝天的躺在秀场男厕所门口的地板上,坐在他身上用肱二头肌的优势抓着他胳膊的家伙是那个他刚刚认识没有十分钟的品味车祸现场的死土豪。连片的咔嚓声来自于周围那一群小报记者的相机,后脑勺隐隐发痛,眼前被闪光灯晃的半瞎的陈家明觉得这一定是他这一辈子最悲惨的一天。

至于他是怎样沦落到这个境地,要从今天早上说起。

今天是陈家明的品牌C.hen的最后一场秀,没错,陈家明要破产了。

用我们助理小姐——小爱的话说,陈家明这个牌子还能支撑到今天已经是个奇迹了。陈家明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艺术家,他的作品多次被评价为“可以收藏的艺术品”,“领先潮流20年”,但是作为一个服装设计师,他的作品从来不被列为“可以穿着”的范围之内。除了某些想要搏出位的明星和一些新锐设计师,陈设计师的作品几乎不会出现在其他人的愿望清单里,就算是明星和摄影师,也只是借来用几天而已,免费的。

所以简而言之,陈家明是一个优秀的艺术家和糟糕的商业设计师,而在他的赞助商再也受不了他大把的砸钱在一些“毫无所谓”的东西上之后,给出了他两个选择。一、修改他的设计,推出成衣系列。二、停止对他的资助。陈家明设计师选择了“改我设计者死”,所以他终于——破产了。

今天是他的品牌破产发布会兼谢幕大秀,结束后他可能会跑到非洲大草原释放一下他的悲伤,抚慰一下他的心灵,之后他或许会找个工作什么的,谁知道呢。

但是这次的谢幕必须完美,他必须要像一个战死沙场的英雄一样,满身鲜血的死于他的最后一役,从此江湖只剩他的传说。

所以当小爱告诉他最后一个压轴的,183cm的,下颌形状完美的女模特因为记错了时间所以赶不到现场的时候,陈家明终于爆发了。

他尖叫着着在后台暴走,用翻着花样的脏话辱骂那个腿长无脑的女模特,和“毫无艺术品味”的投资商,告诉助理小爱,联系周围一切能赶得到的模特,在小爱遗憾的告诉他可能符合他要求的模特最近的也在五公里之后,他又开外并且像秃鹫一样扫视这个后台,盯着每个人的胸口和大腿,嚎叫着“给我一个模特!模特!!”

最后他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183cm,腿长,平胸,大骨架,尖下巴。

好吧他大概找到了大家都在看他的原因。

“小爱!!把25号拿来给我!!!”

“化妆师!发型师!还傻在那里干什么,一起滚过来!!!”

穿衣工小姑娘颤抖着把那套她大概学了一个小时搞清楚正确穿着方法的东西递给小爱,天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被称之衣服的,并尽力的把自己缩的更远一点,虽然更远也只是一个胳膊的举距离而已。

在一系列除去一连串不能播放的脏话和颤抖的手指外有条不紊的化妆造型后,一个带着头纱画着哥特系妆容带着一身叮铃乱想的配饰和复杂的褶皱长裙的美人出现在模特队列的最后一个,感谢那个模特42码的大脚。

陈家明决定可以用一种仁慈的方式杀掉这个模特。

走秀对表演型人格的陈家明设计师并不算什么难事,在学校的时候他就曾经盛装打扮走过不少次男装女装结课秀,毕竟让还在上学的学生去外面花钱请模特来完成结课走秀实在是太残忍了,同学间的互相帮助成了一种最好的解决方式。

陈家明纤细的身形和逆天的腿长让他成了结课季的抢手货,而摸清楚了陈家明脾气的同学只要忍过那些抱怨和讽刺就可以得到一个敬业的台风霸气又风骚的完胜专业模特的超模,而且完全免费。

所以陈家明穿着他本季度最满意的作品,作为压轴的最后一个模特走到T太前端,站定,摆pose,迎接闪光灯,轻车熟路,超模风范。

伴随着闪光灯的是整个秀场的窃窃私语,或者不算窃窃,因为他清楚的听到无数次他的名字,用惊讶的语调。

“这个模特长得好像那个设计师……叫什么陈……”

“他就是陈家明!!”

“什么这是陈家明!”

“他终于决定出柜了!?”

“我早就说过了,他绝对是个gay!!”

愚蠢的人类,陈家明这么评价,这也值得大惊小怪。还有,老子是直男!!服装设计师就不可以是直男么?!直男就不可以穿女装走秀么!!

没见识的一群蠢货!

陈家明注意到,前排有个嘴巴张的最大惊呼声也是最大的家伙,注意到他是因为那一闪而过的金光,金色的领带陪着红色的格子衬衫再加上深蓝色条纹的西装,简直像车祸现场一样惨不忍睹。

谁把这种家毫无品味气质低俗的伙放在前排的,会让记者怀疑他受众人群的品味的好么!!

努力的忍住翻白眼的冲动移开自己的目光,尽量装作若无其事的陈家明设计师走进后台,在掌声中带着一群模特再次走出谢幕,不慎又被那一闪而过的金领带闪了一次。

简直是伤害眼睛!!

所以最后走回后台的那一刻,陈家明脱下一只高跟鞋砸进小爱的怀里,恶声质问,“那个第一排的金领带死土豪是你请来的是不是?都说过多少次……”

还没等小爱回答就被无数跟话筒几乎戳到脸上,伴随着无数声——“请问陈家明设计师是在当众出柜么?”

“所以传闻您是gay是真的么?”

“您破产之后是打算进军模特界么?”

“传闻您在大学时期就曾经有异装癖是真的么?”

“所以传说您的资助商是您的男朋友是真的么?”

陈家明忍无可忍的脱下另外一只高跟鞋砸到那个话筒几乎戳到他嘴角的家伙脸上,正要开骂,被眼疾手快的的小爱一把拉开,用一种你再敢说一个字我就杀掉婉君的眼神瞪了他一眼,张开双臂拦住那群像见了腐肉的苍蝇一样的记者,“走!”

她可不想老板气头上又说出什么需要打马赛克的话,上帝保佑,她要收拾的乱摊子已经够多了!

陈家明看着那群有着“逮着重大新闻”眼神的疯狂记者,识相的提起裙摆拔腿狂奔。

不是他怂,好汉不吃眼前亏。

何况,婉君还在小爱手里。

评论(20)
热度(183)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