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骗图的我更新了哈哈哈哈哈哈。依然是文件另存为 太太友情赞助!!天哥掌纹(请注意那横着的那条突破天际的智慧线!!!)

——————我是骗图的分割线————————

纯情会计呆巡捕第二回

啊呀,徐先生呀,我看侬今天印堂发亮,山根红润,是红鸾星动呀!

冯大姐,这不好乱讲的。

侬手伸过来给我看看,啊呀呀不得了不得了,侬这个手相可是个断子绝孙的手相呀,奇怪,真是奇怪。

侬看清楚好不啦!

啊呀,这个手相,是不会骗人的好伐?

————————神棍冯大姐的分割线—————————————————

徐天下班的路正好在铁林的辖区之内。

这么说只是想解释一下徐天出现在这里的原因。

铁林看着里弄里的一家。门前,一个穿大花丝绸旗袍涂着艳红的口红的女人在推搡一个女孩,女人一脸气急败坏,一边推一边嚷嚷,“你这个小狐媚子,有我在一天,你就别想进我们金家的门!”女孩被她大力的一推,摔倒在地上。女人回过身又把一个小皮箱子扔到她身旁,补了一句,“还不快滚!”

女孩头埋得很低,抹了一把眼睛,爬起身来抓起地上的箱子,捂着脸向弄堂口跑。

大房太太在训斥丈夫在外面养的小情人,铁林这么判断。清官难断家务事,这事巡捕是不管的,所以铁林把身子让开,让女孩从他身边跑过。白白净净的小姑娘,纤细瘦弱,却偏偏要做人家包养的小家雀,铁林心里觉得有点可惜。

“等一下。”

铁林闻声回头,看见女孩子被一个穿长袍的青年扯住手腕,正在挣扎。那人看着有点眼熟,对,徐天!昨天那个被他吓晕的那个无辜市民。

“铁巡捕,我觉得你最好还是把这个姑娘带回去审一下。”

“为什么?”铁林不解。

“这位太太,您仔细看一下家里的财物是否还在。铁巡捕,你把这个小皮箱打开看一下吧。”

那个双手抱胸站在家门口的女人闻言急急转身回屋,铁林也半信半疑的将女孩子手里的皮箱接过。接皮箱时女孩子明显挣扎的厉害了些,但是手腕被徐天握的死紧无法挣脱。

铁林将那口小皮箱打开,只见其中全都是些纸钞银元金银首饰,正在惊讶间只听那丝绸大花旗袍的女人惊声尖叫,“都不见了!!钱!首饰!都不见了!!!巡捕大人!那是个贼!!贼!!!”

女人脚步慌乱的跑出来,看见铁林手中打开的箱子,冲上去一把抱住,大喊,“这都是我们家的东西,巡捕大人,这个女人是个贼!”

铁林被她尖锐的喊叫震的头疼,夺过箱子合好,掏出手铐一把铐住那女贼,冲着丝绸旗袍说,“别嚎了,走,跟我回去录个口供”,然后转向徐天,“还有你。”

大花旗袍连连点头,“啊呀,幸亏巡捕大人在,不然……”然后连连抚胸,“可吓死我了,吓死我了,巡捕大人谢谢侬啊”。

铁林并不想理她,此时他只想知道,这个叫徐天的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

徐家姆妈,最近徐先生怎么老是回来的晚呀?
我儿子最近在谈恋爱嘛。
啊呀,真的啊?
他是我生出来的,一举一动啊都别想瞒过我的眼睛。
那侬晓得是跟谁谈呀?
碰!和啦!!小翠,给钱!

——————————————————

这个案件改编自某经典推理案件,有看过的姑娘嘛??

评论(4)
热度(100)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