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一个谢晗/徐天的脑洞片段

谢晗不见了。

下午徐天从三角地菜场下班,在摆脱了铁林对于最近发生的多起杀人案的穷追不舍的询问后,来到了这个位于黄浦江沿岸偏远处废弃的库房。里面关着的,正是铁林几日不眠不休,让整个上海滩人心惶惶,残忍的杀害并且肢解十三个受害者的凶手,同时也是他失散多年的弟弟——谢晗。

但是现在,库房里空无一人,谢晗不见了。

徐天感到一阵凉意从头顶贯穿脚底。这次能抓住谢晗,是在他出其不备,谢晗大意疏忽的情况下才得以成功,现在谢晗逃了,天涯海角,怕是再也寻他不得。

谢晗是他见过的最聪明的人,聪明,凶残,狡诈,虽与他一母同胞,性格却天差地别。在设好的圈套里看到他那张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的时候,徐天看到谢晗与自己同样惊讶的表情,接着挑起一边嘴角,眼睛里是极度狂热的兴奋与志在必得。

这个从三岁就失散的同胞兄弟,已经变为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糟糕!姆妈!!

徐天心中警铃大作,谢晗的报复绝对不会因为血亲的缘故而放手,姆妈是他唯一的弱点,这点谢晗一清二楚。

从仓库狂奔回家的路上徐天设想了好多种结果,设想中充满了鲜血与谢晗疯狂残忍的微笑,但是万万没像过是眼前的这一幕。

谢晗穿着一尘不染的雪白的衬衫,乖巧的坐在姆妈的腿边,一只手被姆妈紧紧的握住,另一只温柔的擦拭着姆妈脸颊的泪水,在看到冲进门的徐天时,立刻站了起来,带着迟疑却兴奋的声音喊了一句“哥哥”。

表情乖巧温和,与先前的歇斯里底判若两人。

徐天呆立在那里。

姆妈含着泪,哽咽地说,“天儿,你弟弟他回来了。”

谢晗微笑着迎上去,双璧环绕着抱上了他,头微侧,嘴巴凑上徐天的耳朵,用弱不可闻的声音说,“哥哥,我想你最好还是配合我,刚刚我离那个女人的脖子有多近你知道么?”

徐天的身体止不住的发抖,他想把怀里这个跟他有一模一样脸的疯子杀死。疯子在他耳边轻笑,说,“哥哥,我好想你。”

不,不能在姆妈面前。不能在姆妈面前杀死他失散多年的小儿子。

“你们哥俩说话,我去给你们做晚饭。”姆妈擦掉泪水,看着亲密拥抱的大儿子和小儿子,心里满满地都是失而复得的喜悦。

在姆妈走进厨房的瞬间,徐天推开谢晗,一只手掐住他的脖子按到在墙壁上,撞出一生闷响。

“你想干什么?”

“哥哥,你太凶了”,谢晗还在微笑。

“这是我们两个之间的事,与姆妈无关,如果你敢动她一根手指头……”

“哥哥你说什么呢?我们二十几年不见,你就这样跟自己的弟弟叙旧的么?”

“如果你敢对姆妈做什么,我发誓我会杀了你。”

“哥哥,你的话我听不懂。”

“谢晗!”徐天收紧五指,谢晗脆弱的咽喉发出咯吱的声响。

“我知道我们是一样的”,谢晗涨红的脸挤出微笑,“你身体里的某一部分,和我是一样的,而我会把它挖出来,哥哥。”

————————————————————————
你写或不写,脑洞就在那里,不多不少。
你填或不填,坑就在那里,不增不减。
来我坑里,或者,吃我一记安利,没有售后,也,没有后续。

评论(14)
热度(50)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