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灯下黑——凌李灵魂伴侣调查小组(AU灵魂伴侣颜色梗)

大家猴!我胡汉三又回来啦!

三次元坎坷,我来开坑攒RP。

—————————————————————————————

李熏然有两个秘密。

第一,他能看得到颜色。

其实能看得到颜色没什么稀奇,遇到自己灵魂伴侣的人都可以看得到颜色,虽然概率不高,但也实在算不得什么机密。但是李熏然能看到颜色的时间却不寻常。他不是在成年后的某一天的某个地方突然与一个有着漂亮脸蛋妙曼身材的姑娘四目相对,然后整个世界如同向水中扔了一盒颜料一样从一个点到整个视野迸发出色彩,而是从还没有记事时期,整个世界就已经是彩色的了。

还是在幼儿园时期的时候,绘画课上老师发了一套黑白灰的蜡笔,每个小朋友都乖乖的描画着浅灰色的太阳,中灰色的花朵,深灰色的草地,只有李熏然一个人哭着喊着不肯画,非得要那套摆在橱窗里的彩色蜡笔。正在上班的李妈妈被一个电话叫到幼儿园,紧张的以为李熏然又跟小朋友打架,却被老师严肃的告知,你家孩子跟别人家的不太一样。李妈妈听完前因后果后松了一口气,嗳,不就是看得到颜色么,多大点事儿啊,说吧看上幼儿园哪个小姑娘啦?

李熏然茫然地摇摇头,为什么我要看上那群动不动就哭鼻子的小哭包?

这时候李妈妈才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夭寿啦!我儿子才三岁就喜欢男孩子啦!说!是哪个混小子?!

李熏然依然茫然地摇摇头。

后来李妈妈问及李熏然是什么时候开始能看得到颜色的。

李熏然回,什么是颜色?

就是……李妈妈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幼儿园老师指着小朋友们手里的黑白灰蜡笔和橱窗里的彩色蜡笔说,这就是颜色。

李熏然歪着头,我一直都看得到啊。

李妈妈如临大敌,带着儿子去医院做了眼科的全面检查,得出结论,一切正常。回家后和李爸爸一合计,估计是咱儿子有点什么特殊的眼科疾病,不过好在也不碍事,也就是以后找对象得麻烦点。

这事儿对李熏然没什么影响,就是以后可以去书店的彩色区买书了,虽然里面并没有儿童读物。

第二个秘密是,他身边跟着一只鬼。

鬼是李熏然在颜料店捡到的。

自从李爸爸李妈妈发现儿子能看到颜色,就认定了儿子是个做画家的种子,那些从十几二十几岁才开始画彩色画的画家哪比得上三岁就喊着要彩色蜡笔的儿子?

八岁的李熏然在画材店里挑颜料的时候,蔺晨就趴在橱窗的玻璃上。

这家颜料店多少年也没来过一个孩子,店长看李熏染的眼光像是李熏然进的不是颜料店而是脱衣舞酒吧。蔺晨在街上飘着飘着就看到了这个拿着两盒水彩颜料的男孩,这可不像这个年纪的孩子会碰的东西。李熏然抬起头就看到这个穿一身白色长袍披头散发的家伙,没有尖叫也没有跑开,低下头继续比较两盒水彩。蔺晨嘿嘿一乐,这小孩有意思。

起了耍弄的心,蔺晨随手抓了两个灰色的管子在李熏然眼前晃晃,你能分得出来么?

李熏然瞅了一眼,左边赭石右边湖绿。

蔺晨转到标签一看,果然没错。

你是看了标签了吧?

你一小屁孩就已经遇到灵魂伴侣啦?

诶是哪家的小姑娘啊?

李熏然终于选定了一盒,在转头走掉之前说,没看,没有,不喜欢。

蔺晨抚掌大笑,这小孩让他想起一位故人!有意思!然后就跟上了李熏然,一跟就是十年,说是蹭蹭他的运气。

后来李熏然总结自己为什么会遇到蔺晨这么一个家伙,最后得出结论,估计是蔺晨身上看不到颜色的怨气太深,自己这个早慧少年才会被他缠上,真是天生丽质难自弃上天为何要给我如此与众不同的命运真是造化弄人。

凌远也有两个秘密。

第一,他看得到颜色。

是对门那个小屁孩的妈妈被叫到学校的时候他才知道,原来周围的小孩儿都是看不到颜色的。但是这个风头已经被李熏染出了,况且他也不想被周围的小孩儿们问各种关于看到颜色眼睛会不会痛之类的问题,所以他决定隐藏这个秘密。

第二,他知道李熏然身边跟着一个鬼。

那个鬼会帮李熏然做语文文言文的题,还会在做游戏时偷偷帮忙让李熏然赢掉,看到李熏然故意装作那只鬼不存在的样子特别可爱。但是他不喜欢那只鬼吊儿郎当的样子,所以他决定不要理他。

所以凌远不仅有两个秘密,还知道李熏然的两个秘密。凌远知道李熏然的两个秘密这件事,像是把李熏然画到了他的势力范围之内,让他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

虽然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种感觉叫什么。

————————————————————————

最近我还有一个关于槲寄生的脑洞。关于整个新政府办公厅的人手持槲寄生对明长官围追堵截,明先生英雄救美(?)的故事。

评论(50)
热度(366)
  1. 小可爱摸摸头白斩糖 转载了此文字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