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这个世界有点不太对劲Ⅰ——当阿诚哥穿越到ABO世界

在焦急的等待庄风太太更新的时候,有点儿无聊,就码了一段。
 大概就是正常世界的阿诚哥,因为一些不可抗力因素(就是我懒得编的因素),穿越到明长官家的四个半alpha的世界。算是我那篇明长官家发情期的omega的番外(为什么正文才写了两章就已经有三篇番外了我也不知道……)

我的所有楼诚脑洞目录

——————————————————————————

第一章 

今天起床的时候阿诚哥就觉得哪里有点不太对劲,但是却又讲不出来。哪里好像都是对的,但是又哪里都有那么一点儿……怪怪的。

比如早上说他从大哥的身边醒来,这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他们兄弟二人经常秉烛夜谈,谈的晚了也就自然而然就会睡在一起。自己胳膊大腿都搭在大哥身上其实也没什么奇怪的,他睡姿一向很差。所以到底是哪里不对呢……

再比如说大姐明明昨天非要逼自己与那个金老师相亲,今天早上却闭口不提此事了。不用相亲阿诚哥当然是开心的,就是觉得好像有点反常。

再再比如说,今天晚宴上怎么这么多人对自己献殷勤,虽然以前也很多没错,但是今天的性别比例好像有点失常……怎么一个姑娘都没有。

一整天都觉得哪里不对劲的阿诚哥坐在沙发上有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应付着今晚第十个过来和他搭话的男人,是什么协会的主席来着他有点记得不是很清楚,一边看着不远处汪曼春拿着一杯香槟递给大哥,两个人谈笑风声。

金童玉女,般配得很,哼。

对面的男人也明显看出阿诚对自己不感兴趣,讪讪的离开了。阿诚并不怎么在意,无非是想借着自己是大哥的秘书来拉关系走后门的投机者而已。

这时候大哥却好像和汪曼春起了一点小争执,扯开她抓住胳膊的手向阿诚走了过来,也不管身后汪曼春一脸要哭出来的样子。阿诚有点惊讶,大哥应该是要争取汪曼春的信任么。

大哥已经走到了他身边,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说,“去开车,我们马上离开”。声音有点沙哑。

阿诚哥讶异的看着面色不正常红晕的大哥,像被雷击中了一样,突然觉悟,大哥被下药了!!!汪曼春居然无耻到给大哥下药!!

想到这一点的阿诚搀起大哥的胳膊,向宴会主人致歉,理由是大哥身子不舒服,需要提前离开。宴会主人也看出明楼似乎真的有些不太正常的脸色,连忙喊门童去取车,并且嘘寒问暖了好多次亲自把两个人送到门口。

阿诚小心的把大哥放在后座躺下,大哥的体温已经热的有点不太正常,呼吸都已经乱了节奏。他思考了一分钟还是决定立刻去找苏医生,毕竟他也不知道汪曼春下的药到底有没有副作用。该死的!

阿诚愤怒的拍了一下方向盘,他从后视镜一直在观察着大哥。大哥已经把领带扯开,衬衫扣子也解开几颗,仰头靠在后座上,呼吸急促而杂乱。手指也紧紧握成拳头,极力的在忍耐着些什么。

愚蠢的汪曼春,为什么她会在一个宴会上给大哥下药!!不,一定是另有阴谋,她并没有对大哥下药的动机,更有可能是其他人,但是又是为了什么呢?是要对大哥不利么?是哪一方的人?该死的!自己怎么会没有注意到!

阿诚脑子里一片混乱。

夜晚街上并没有太多人,阿诚用最快的速度开到了苏医生的诊所,下了车去搀扶大哥,大哥的呼吸急促当然打在他的脖子上,手也已经扯出他的衬衫下摆摸到了他的腰。

很痒。

在把大哥拉进诊所的短短几步路上阿诚打掉了十几次摸到胸口的手,终于忍不住一个手刀劈晕了大哥。

真的很痒。

看着苏医生急急忙忙的从办公室赶过来,阿诚连忙解释现在的状况,“大哥二十分钟前被下了不明药物,现在体温升高呼吸急促,需要做一个毒物筛查。我……我刚不小心把他劈晕了……应该没事儿吧……”

阿诚有点心虚。毕竟他也没有办法说是因为大哥占他便宜吧?

苏医生喊几个护士接过了明长官进了监察室,阿诚坐在门口的椅子上,心乱如麻。一直在回想宴会上都有什么人会有给大哥下药的嫌疑,逐一排查后却发现毫无头绪。

十分钟后,苏医生从监察室出来,摘下口罩的脸表情有点奇怪。

阿诚急切的询问,“我大哥……他还好吧?”

苏医生语气有点无奈,“阿诚……你大哥没有被下药,他只是……alpha到发情期了…………”

“什么?”

阿诚觉得自己可能幻听了。

alpha?什么意思?

发情期……又是什么……

果然阿诚一开始的想法是对的,这个世界,是有点奇怪。

————————————————————————

应该会是一篇三发完的番外,如果不出问题的话……

评论(68)
热度(848)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