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明长官的那个正在发情期的omega

据说没有肉的ABO就是在耍流氓?

我的所有楼诚脑洞目录

———————————————————————————————

1、

“阿诚,你的发情期是不是要到了?”

明长官坐在树桩上,看着前面几步远处动作流利的杀人挖坑抛尸的自己家omega阿诚说,“我记得应该就在这几天。”

正在给尸体埋土的阿诚头也没抬,“已经开始了,就在昨天。”

“什么?!!!”

明长官看着拿着铲子英姿飒爽的给尸坑拍土掩盖痕迹的自己据说正在发情的omega,有点懵逼。这形象说发情期的omega没人信,但是说是成熟期Alpha是一定妥妥可信度百分百。

跟说好的不太一样啊……

明长官的omega阿诚是他十九岁那年放学路上捡回来的,那年他刚刚独自度过了一次生不如死的发情期,大姐拍着他的肩膀安慰他,不要担心,你一定会遇到自己命定的omega的。明长官绝望的回答,哪有这么容易,有的人一辈子都遇不到。大姐安慰他,说不定你运气好哪天大街上就能捡回一个来。

然后第二天,明长官放学捡到了阿诚。

虽然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个是一个珍稀的omega,还是个和自己信息素百分之百匹配的omega。

简单来说,就像买了两次彩票全都中了头奖一样。但是我们明长官的运气就是这么好。

到后来阿诚到了18岁那年分化成了一个omega的时候,明大姐一脸,你看我说吧的骄傲表情,而明台则开始每天放学不回家先围着大街小巷转一圈。

因为匹配率百分之百这种事儿是在罕见,简直就是拿着喇叭在喊,看啊看啊,这就是上天给你选中的半身!!所以在阿诚第一次发情期,两个人自然而然的就完成了标记,一切都完美的像地摊上狗血三俗的言情小说。

除了这个omega好像是有那么点特殊……

明长官没有见过太多的omega,据说他们说都被保护的很好,轻易不回抛头露面,但是也听说了不少omega的传闻。什么身轻体软易推倒啦,活好又黏人啦,发得了骚卖得了萌啦,但是这些特质在自己家omega身上可是一点儿也没体现出来。

要不是他真的咬破过阿诚的腺体完成过标记,闻得到那股甜甜的桂花汤圆儿味,他都会认为阿诚只是个普通的beta或者说是alpha的。

没错,阿诚是桂花汤圆儿味的omega。

一般的omega据说都是花香,衬着如娇花一般的人儿更加惹人怜惜。可是自己家那位……

明长官看着自己发情的omega在认认真真的喝着一碗甜汤,像是面对着重要机密文件一样虔诚认真,要不是谁身上那股桂花汤圆儿味实在是太浓郁,明长官海真不敢相信阿诚真的在发情期。

别人家发情期的omega这时候不应该已经脱光光在床上了么!!为什么我们家omega能这么淡定的在饭厅喝甜汤啊!!!

这跟说好的不太一样啊!!!

tbc

———————————————————————————————————————

对啊我就是在耍流氓啊哈哈哈哈哈,你们咬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27)
热度(1675)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