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楼诚】【古代AU】明县郡县志(傻白甜)

第一回,明楼上任遭劫匪,蔺晨乌龙入明县 上

在某朝某代某某年间,某国某州有个小县城叫做明县。

明县是个极其寻常的县城,放在某国丝毫无可取之处,位置也不位于什么要道险塞,一条曲水把明县一分为二,每天无数货船自河上过,却鲜少停泊,居民们也自过自的日子。简单来讲,明县就像千千万万个小县城一样普通。如果硬要找出点什么不同之处的话,大概是,明县有两个县太爷。

这件事情要从几个月前说起。

原本明县是有县太爷的,名字叫做王天风,性格虽然有那么点暴躁,但是也不失为一个好官,但是几个月前,据说朝中某个重臣冒犯天颜,被一纸圣令遣回原籍做个县令,不巧的是,这个倒霉臣子的家乡正是明县。
说到这位即将上任的县太爷,明楼,他可算是明县出来的最了不得的人物了,年轻时还留过洋,归来便被举荐在礼部做官,一直仕途坦荡,却不知道这次是犯了什么毛病会做出冒犯天颜这种事情来。

明家在明县也是显赫的人家,凭着明家香起家,通过曲水销到周围几个州镇,虽不算是富甲一方但在明县这种小地方也算是排得上名号的了。明家掌权人是大小姐明镜,除了长子明楼,还有一个半大小公子明台,很是顽劣。

今日正是明楼到任的日子。

明县,明家,饭厅

厨娘阿香正把早点端上桌,小少爷明台一边喝着粥一边对着明家家主明镜说:“大姐,今天大哥和阿诚哥就要回来啦,咱们不去接他啊?”

“不去!接什么接,接到调任那么多天了居然都不给家里来一封信,他回来这消息还是王天风传过来喊县里人迎接新县官我们才知道的,哪有这样做弟弟的。”明镜显然还在气头上。

“大姐……”,明台撒娇的看着姐姐。

“你也不许去!我会让家明看着你!”

一边懒洋洋的站着的家明听到自己的名字,茫然的抬起头来。

“家明你今天要看好明台,让他乖乖去私塾,不许他乱跑。”明镜一指头戳在明台脑门上,对着小书童家明嘱咐道。

家明嘴上应了。

明家小公子的书童家明,三年前昏倒在明家香的门口,被明镜捡回家。喂了两碗热粥才醒过来,自己说不是本地人士,问籍贯他却吱唔不言,因为长相实在神似明家的二少爷阿诚,被明镜留在了家里,权当陪明台读书。

却没想到,原本明台一个人就已经顽劣异常,再加上一个陈家明,整个明县简直被他们闹翻了天。明台自小被大哥二哥管教的严厉,虽然有大姐宠着,但是也不敢造次,好不容易大哥二哥都不在,还平白捡了一个比他鬼主意还多的家明,日子过的简直如鱼得水。

这不是,早饭后明镜送明台出门,刚过街角明台便拉过家明,悄声问:“你知道今天迎接我大哥的地方在哪么?”

“曲水码头”,家明答的飞快。

家明是早就打听好的了,他相见那个据说与他有七八分像的明家二少爷很久了,自从回来到这个鬼世界,他还没见过一个熟人,说不定这个明诚能是他回家的契机。
明台让家明把书袋在后院狗洞里藏了,直奔曲水码头。

明县本也不大,从明家走到码头也就几条街道,二人穿街过巷很快便到了河边。远远的就看到河边除了迎接新县太爷乡民,最前面还站了两位皂衣捕快,明台一眼就认出,是汪曼春和梁仲春。

因为汪家与明家的旧事,明台不愿意理汪曼春,只和梁仲春打过了招呼。

鉴于是未来上司的弟弟,梁仲春赔了笑寒暄。

汪曼春明显是打扮过了的,一身捕快皂衣,腰束的很细,脸上涂了粉,嘴上抹了极鲜艳的胭脂,满面含春。她明显不介意明小少爷忽略她的事情,一直望向曲水的上游。

码头已聚集了不少人,码头周围几家卖干果点心的棚子生意也好了不少。

明台与梁捕快坐在离码头最近的茶棚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闲天,直等等到快晌午时分也不见县太爷的船,于是派了几位衙役去上游打探下消息。

过不多时,就见一个差人慌慌忙忙的跑进来,神色焦急。

“大事不好啦,县太爷的船,叫水匪给劫啦!!”

上回完

———————————————————

上次大家给的意见我综合了一下,带伪装者全员玩儿,带蔺晨家明一起常驻(因为性格比较有特xiào色diǎn),后面还有其他角色出场,只要婆主脑子不懵逼。
傻白甜古代日常,练手练文笔(如果有的话)。
顺说古代做官的不会回原籍,也不会出现俩县太爷,县太爷新上任有接官亭,但是鉴于这是一篇没常识的小白文。。。请不要揍我。

下期预告:
明楼:哪个调戏你女儿啦,我根本就没见过她好么?!你快放了我!我冤的很。。。
蔺晨:哎哎哎,你要带我去哪?上任?嗯。。。任是谁?

评论(9)
热度(118)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