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琅琊山上琅琊阁,琅琊阁里美人多Ⅱ

第一章  

第二章

自从被拾柒那个“八婆”点破心事后,就总忍不住想,拾柒这个蠢货都这样讲,蔺晨不会也看出来了吧,致使我每天都惴惴不安。但接着转念一想,如果他看出来了,以他的性格必定要拿来取笑我。他怎么会放弃一切可以拿来取乐的事情呢?所以必定是没有发觉的,这样才放下心来。

拾柒后来也开玩笑似的警告过我,蔺晨那家伙和不少美人有过历史,他说,他那些情人虽美,我们阿霖也不差,但是还是不要被他祸害了。

我倒是想给他祸害。

只不过蔺晨历史们的性别,都与我相反。我倒是不介意对他霸王硬上弓,但是按照现在的施针进度,还得有个一年半载我才做得到。

而且蔺晨应该也没空思考这些,他最近陷入了麻烦。

前些日子他闲来无事出了个琅琊美男榜,结果放榜出去后上榜的诸位少侠出门必被众人围观,据说姑娘小姐们还聚集在一起成立了什么组织,专门在美男们出没的道路掷果投花,很是疯狂,已经有几位少侠被瓜果所伤。也有姑娘小姐来琅琊阁买美男榜少侠们的生辰八字爱好住址之类的消息,使得诸位美男频频被骚扰,不胜其烦之下联合放出话来,琅琊阁阁主才是江湖第一美男子。

意思就是,都去找他,不要再来烦我。

蔺晨在江湖走动常用化名,见过他真容的人并不多,琅琊阁主又素来神秘,所以这消息居然被姑娘小姐们信了个十成十。一时间琅琊阁门庭若市,倒是为阁中开设的的客栈旅馆拉了不少客源。做为一个守山门的门房,虽然工作量突然剧增很是不爽,但想到蔺晨每日里为了躲那些弱女子东躲西藏,也甚是有趣。

今日又是我施针的日子,我跑去药庐却不见蔺晨踪影,只有他的侍卫飞流在被几个姑娘缠着。

蔺晨的侍卫飞流是个武功高强却心智不全的青年,一时间被一众聒噪少女围着,打不得,又逃不脱,见我来了,便用求救的眼神望着我。我很没有义气的在被发现之前偷偷溜出去了。

走回去的路上路过假山时,我突然被一只手扯住,拽进山洞中,惊吓之后一看才发现是蔺晨。此时他神态狼狈,白衣也脏了许多处。

他悄声问我,你刚去过药庐?我点头,对他讲了刚刚的经过和飞流的处境,他心有戚戚焉的抚着胸说,幸亏逃的快。

我白他一眼,默念他没义气。但回想自己好像也没什么资格讲他。

于是我们两个一起抄着手蹲在乌漆麻黑的山洞里,四眼相对。

我还记得自己暗恋他的事,所以有点尴尬,想找点什么打破气氛。所以从怀里摸出把昨天和拾柒唠嗑剩下瓜子来问他,吃么?

瓜子就这么一把,很快就被我俩瓜分完毕,他就开始长吁短叹悔不当初。我默默翻着白眼熬到晌午时分,肚中饥饿,想到今天早上路过小厨房见到渔人送来两筐新鲜鱼虾,想中午花婶是要做醋溜鱼片还是鱼羹?越想越是口水都要流下来,他的悔不当初已经扯到后悔老阁主溜走下山云游的时候手脚没他快,被留下来看家。为了表示对老阁主的尊敬,我打断他问,蔺晨你饿么,我偷偷溜出去给你找点吃的?

他回我,要花婶的鱼羹。

本来我只想自己吃饱后给他带两块点心回来的,谁知道这家伙东躲西藏还能分心看小厨房!我有点苦恼的想要怎么在不被发现的情况下偷偷带一食盒的鱼羹的到山洞中来,这个难度不亚于偷一只猴子过闹市。

他见我不动身也不回话,拍了拍我的肩膀说,算啦不难为你,我带你下山去吃那家珍馐坊的醉虾。

我想问他你现在自己都自身难保午饭都要靠我拿什么请我吃醉虾,就感到自己后领被拎住,身子已到了半空中,接下来就是一阵晕眩,身子几下沉浮,琅琊山的景色飞一样的从眼前掠过。

我从来不知道从空中看琅琊山这么美,当然如果没有下面的尖叫声就更好了。

还有蔺晨你能飞的稳一点么, 我有点想吐。

————————————————————————————
 我有没有提过故事发生在琅琊榜结束的几年后?
 好的,我讲过了。
ps:都怪群里大半夜讨论吃的,搞得我写的时候脑子里全是饿饿饿。。。。。。。。。。。

评论(19)
热度(176)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