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琅琊山上琅琊阁,琅琊阁中美人多【蔺晨/许一霖】

知道江湖的人必定知道琅琊阁,知道琅琊阁的人必定知道琅琊阁主蔺晨的三大爱好。舞剑,行医,美人。


作为江湖第一消息买卖中心琅琊阁的阁主,自然也配称作天下第一收集癖。蔺阁主收有江湖七大宝剑之七,江湖十大奇药之十,还有江湖三大美人之三。


是他琅琊阁真的富可敌国或者权利滔天?宝剑奇药也就罢了,美人竟然也可以尽收囊中?


其实也不尽然,因为候选是他提的,票是他投的,最后结果也是他拟的。简单来说就是,只有他手里有的才有资格进候选名单,当然最后上榜的都在他手里。


蔺阁主就是这么一个护犊子的家伙。


我作为他选出来的江湖三大美人的第三名,其实心虚得很,但是作为一个门房,并没有什么发言权,更何况这个排名既没有牌匾又没有奖金,实在毫无用处,还不如小厨房的花婶被排了个江湖十大名厨之首,下山去买菜菜贩子都愿意给她填点斤两来的实惠。


也有自视美貌的侠女妖女们因不服气排行榜大老远的跑来琅琊山叫板,因为见不着三大美人的前两位,偏偏我这个第三干的又是守山门的活,于是便成了天然的出气筒。上下那么扫一眼,问一句你便是许一霖?再酸溜溜的来句不咸不淡的评价,也不过如此之类的。衣裙一扭下山去了。


不得不说,侠女们真没有创意,至少也换个花样。搞得我都分不出每天来的是不是同一拨人。


拾柒说,阿霖,她们是嫉妒你呢。


我冷哼,明明是蔺晨那个爱记仇的家伙还记得我出水的时候弄脏了他最喜欢的一套白衣故意报复!


我虽然生气蔺晨给我找来的麻烦,却因为还有事儿求着他不敢和他翻脸。其实像这阁中好多人一样,我也是蔺晨捡回来的。


那天他在湖边舞剑,我正好突然从湖水中冒出来,我无家可归,他就把我捡回山上。后来他也没问过我为什么出现在湖里,我也没有说过。因为我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且说了他也不会信。


我知道他一直好奇我的来历,但碍于他这个无所不知的琅琊阁主身份,拉不下面子来问罢了。


我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我叫做许一霖,原是一家水粉坊的少爷,娶了一位爱着戏子的夫人,因为爱惨了她,决定放她离开。自己在湖边借酒浇愁,不深落入湖中,醒来就到了这个世界。


其实我并不是寻死,所以被救上来后很快接受了现实。我走了正好成全了夏禾,也算是做了一桩好事。原本我也没几年好活,能做件好事也算没白死。


更何况捡到我的家伙是个会医术的剑客。


我小的时候的理想就是做一个锄强扶弱、劫富济贫的侠士,但是身体病弱不能习武。后来大一些因为身体残缺希望成为一代名医,悬壶济世、治病救人,也因身体孱弱不能学习。最后的理想只剩娶一房妻子苟且偷生,竟也未能如愿。


这也就是我求蔺晨的事情,我本认为自己是个天阉,神医也回天无数。蔺晨竟说是娘胎里带的阴气过重,只消施以针灸,辅以汤药,几年之内即可如常人。


我大喜过望,便跟着他回了琅琊山。因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文不成武不就,暂时在山门处做一名通传小厮,每月去蔺晨处扎一计针。


就这么在这个世界过着日子。


虽然从一位少爷变成个小厮,但是日子却比以往过得开心的多。厨房的花婶,花棚的阿狗哥,药炉的阿风阿火,抄榜的拾柒拾镹廿二,还有和我一起守山门的沈大爷都待我极好,特别是花婶总念我太瘦偷偷开小灶给我吃。


拾柒是我最好的朋友,琅琊阁里“情”部的誊抄官,专管江湖大小侠客们的情感内幕。他经常跑来与我聊哪位刀客出轨,哪位女侠思春的八卦,让我对这个世界有了不少的了解。虽然一个七尺男儿有点婆婆妈妈,但是我很喜欢他。


拾柒说,今天来找你的那个白女侠,他那个丈夫居然找了醉仙楼的花魁娘子相好,她要下次敢来,你就拿这个回她,看她不气死。还有昨天来的金圣姑,她可是单恋雪山派门主很久了,雪山派门主可是有家室的人…………


我确实喜欢他,虽然他是聒噪了些。


在琅琊阁大半年,身体渐好,也常走动。还跟着拾柒他们练了几套强身健体的拳脚。虽然拾柒拒绝承认我做的是拳法,但我自认学的还是有几分模样的。


蔺晨也待我极好,为了医我花费了不少的珍稀药材,每月施针也极费心力。因为我来时两手空空,只有一身长衫,于是各式衣物用具也是由他置办。我身体弱,门房的日常也是多半缺席,他也并不责备。


拾柒说是因为我长得好,蔺晨总是待美人格外宽容,我听着直撇嘴。我对自己还是有自知,面容清秀也就算了,美人实在难以担当,多年的沉疴使得我身躯过于瘦削,双颊常带病容,性格也过于沉闷。先前蔺晨还总是与我调笑,后来可能渐觉无趣,最近在我面前也正经了许多。


其实我并不厌烦他在我面前说些调笑的话,甚至决定好了下次一定装也装作气恼的样子省的他觉得我无趣。可能因为他是我少年时各种梦想的集合体,看到他就像看到自己想要成为的那个人。


当然除了性格。


蔺晨那个家伙的性格实在令人不敢恭维。


遇到美人必定言语调戏,也不知得罪了多少人。言行举止总不太正经,多少迂腐学究,正道大侠被他气的胡子都要飞起。


他爱舞剑,但须在湖边,或者花树下、竹林旁,伴着夕阳或者朝霞,下雨下雪更佳,他称之为“意境”。我不知道什么是“意境”,但是他每次非要把阿桑叔打扫的干干净净的庭院弄得落花落叶满地不可。


他每逢换季必定悲春伤秋一番,我说他简直像林黛玉,他问我林黛玉是谁。我差点忘了这个世界并没有曹公,当然也不会有红楼。于是我便讲金陵十二钗给他听,他又是一番唏嘘感叹。只盼不得把大观园的女孩子都接到他琅琊阁里来。


他平日里不管做什么都是一身及地的白衣,自以为风流倜傥,我却总觉得像一只白白的肥鸽子。他每日必更衣三次,因为必定会沾染上么花汁药粉之类的东西。他自在潇洒,只苦了浣衣房的姐姐们。


他爱吃,总能搜罗到一些珍稀的食谱交与花婶,让花婶落得一看到他身旁的小僮手拿信纸走进厨房便紧张的毛病。因为珍稀的食谱必定有它珍稀的原因,就是都麻烦无比。他每日里总喊着自己又发福,却早午晚宵夜一顿不落,半晌里总还要加上点心。


我把这些讲给拾柒听,拾柒说你是不是看上咱们阁主了。


我嘴上连连否认,说拾柒你真的是整理“情”部的消息整理多了,快换去别的部,不然要变八婆。


但是却开始自问,难不成我真的看上蔺晨了?


@@@@@@@@@@@@@@@@@@@@@


说好了要正经写文,写完一看也不怎么正经。。。。。。

评论(24)
热度(271)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