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儿子被东家睡了还不给钱怎么办–论孤狼丰富的想象力

请结合前文孤狼在监听声音叫大点观看,不结合也没啥差别,依旧ooc,孤狼萌chǔn化设定。

我是孤狼,AKA桂姨,表面身份是一个住家老妈子,实际身份是一名机智的日本特务。

我现在因为任务不得不在这户人家监视,这户人家在十余年前就与我有渊源。当时我在这家做工的时候名字是而且仅是小桂,我有一个儿子,但是被他们看着好看就抢走养着玩去了,不仅如此,他们为了强占监护权还丧心病狂的将我赶出家门。

自我回来后本来只是因为任务需要,所以必须博得任务目标的同情,进而拉近关系,促进任务完成,但是在这家呆了一段时间后,我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我的儿子居然被东家给睡了,而且还不给钱!不!不是你们想象的那个样子,我的东家少爷不是东家大小姐!你们思想太污我都没眼看。

事情要从一开始讲起。

从我重新踏入这家门的那天起,我就嗅到了不寻常的味道。我的身份是仆人,虽然我走了,我的儿子也是仆人,但是你们见过气焰如此嚣张的仆人么?每天打扮的花枝招展像个小开,完全没有仆人风范,和东家吵架还需要东家哄回来,拿着东家的工资吃里扒外,居然还敢打小少爷!必要时使用我在这个家里就是个仆人嘛的必杀技能,!简直无法无天!!但是这都不算什么,真正让人疑惑的是他和大少爷的关系。

大少爷起先是什么都顺着他的,后来在我发现儿子吃里扒外之后我想大少爷可能也发现了,所以经常训斥我儿子,但是他居然不思悔过,反而更加嚣张,他那副有恃无恐的样子不禁让人怀疑其中的黑暗内幕。

于是终于有一天,狐狸的尾巴终于让我抓到了。

那天下午,我路过大少爷书房,听到他们在吵架,内容大概就是我儿子想要加工资,大少爷不给。这内容本来也没什么爆点,我儿子虽然吃他家睡他家但是毕竟是个仆人,给工资是天经地义的。但是我抓住了最后一句重点––“晚上到我房间来。”虽然大少爷故意压低声音,但是多年的间谍生涯锻炼出的超强耳力还是让我听的十分确切。接下来我儿子就很生气的摔门出去,脾气这么大的仆人还没有被辞掉也算是这家人好性子。

于是到了晚上我从卧室溜出来就躲进楼梯间,直到半夜,我听到脚步声从二楼我儿子的房间直到大少爷书房。我沉住气,等了十几分钟才趴到书房门前偷偷监听。

接下来听到的内容简直让我想自挖双耳,太无耻了!光天化夜朗朗乾坤竟然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之事,简直耸人听闻!

简单来讲就是大少爷十分不满仆人办事不利还每天要求加工资的行为,于是决定身体力行的对他施以惩罚,但是期间对他的柔韧度以及声音进行了肯定,虽然配合度略差但是基本满意。最后坚决的拒绝了加工资的要求,并且放出狠话如有再犯,加倍“惩戒”。以仆人叫声惨烈程度来看,这次身体力行的惩罚应该是具有极高的威慑力的。

虽然我儿子不承认他是我儿子我也不怎么想认他,但是此次事件的丧心病狂程度还是刷新了我的三观。我不由得想到我离开的那一年,我的儿子才十岁,但是已经出落的眉清目秀,想来当时那二人就已经盯上这颗好苗子准备留着做童养媳,所以才将我赶出。但是没想到我儿子坚贞不屈,宁愿做一个仆人秘书也不愿嫁入豪门,于是大少爷因爱生恨,开始倍加折磨他,而且为了杜绝他出逃一直都不给加工资。

简直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但是此事对于我方也有极大的好处,此二人早有间隙,我方可利用这一点将其击破。宜将此消息早日通知南田课长。

想到自己马上就可以又立奇功,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加油吧孤狼!!!

评论(54)
热度(720)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