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孤狼在监听呢,声音叫大点–一个很污的脑洞

“从今天开始我晚上还是回自己房间睡,避免孤狼的怀疑。”

“孤狼估计早已发现你我二人关系,与其遮掩,不如坐实她的怀疑。”

日本特务孤狼,最近发现自己的养子兼观察对象之一的阿诚很古怪,迫切的需要钱,与另一个观察对象争执,表现出急切的想要离开的想法,并且在书房吵架后听到这样一句话。

“今晚到我房间里来。”

声音压的很小,语气恶狠狠,在她没有消化完这句话的意思时,阿诚已经摔门而出。

孤狼楞呆呆的想起前面的好多晚上,两位被监视人经常夜谈到很晚,早上自己刚起床的时候阿诚就已经在给明大少爷准备早饭等一系列本来觉得是二人亲密关系的表现变得诡异起来。于是孤狼偷偷躲在一边观察,果然深更半夜时分阿诚偷偷的摸黑进入大少爷房间,壮起胆子走到门前耳朵贴近的同时喘息呻吟声和某些少儿不宜的话传入耳朵。

“也不想想是谁把你养这么大,也别以为翅膀硬了就可以离开我,腿再打开一点,这点事都干不好,养你有什么用。”

吓呆的孤狼默默退回房间。

房间内阿诚捂住明大少爷的嘴,“闭嘴吧,孤狼都已经走了!”本来是恶狠狠的气声,但是断断续续的上气不接下气让他毫无威慑力。

其实偶尔搞点情趣也不错,大少爷这么认为。毕竟平时让阿诚开口一次也不容易。

评论(52)
热度(829)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