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哪儿脱闹海

36关了,换个存稿地儿

喵:今天很高兴啊。
汪:您今天怎么了?
喵:今日里天朗气清,惠风和畅,吾友与我泛舟于大河之上,上有白云出釉,下有水波不兴,右有美酒在手,左有美人痦在侧
汪:美人痦在侧像话么!!
喵:所以我很高兴啊,所以诗性大发。
汪:您要掉水里头那才是好湿呢。
喵:讨厌!我说出来给您鉴赏鉴赏?
汪:我能拒绝么?
喵:您听好,远看江上翻水波,近看小孩把泥搓,看官您问是哪guò,哪儿脱!!
汪:您这三举句半我也就不说您了,哪儿脱这个梗,您上回可用过了啊,歪批山海经那段。
喵:您有所不知,是这个样子的,我近日里新得了一本奇书,哪儿脱三太子外传。
汪:就跟您说别再买盗版书了!!!!
喵:看后我感慨很大,愿与您分享分享。
汪:我能再次拒绝么?
喵:宝贝你知道你是不可能成功地。话说那天,哪儿脱不是在海里洗澡么,那ci泥儿不是在海里头像下雪了一样的飘么,这时候烩饼不是出来了么,这故事就是从这儿开始的。
汪: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啊,哪吒打死了敖丙然后…
喵:不不不,我看的这个版本不是这样的,比nè个可有意思多了。
汪:哦?您说来听听。
喵:话说那天烩饼从海里锵锵锵走将出来,大吓一声,是那个在我的地盘之上放肆,报上名来!哪儿脱也不逞相让,把他那呼啦圈一托,红绸布一甩,你是哪个,你报上名来!
汪:我都已经不想吐槽您那艺术体操造型了。
喵:烩饼见来人一个粉嘟嘟的小娃娃,也不好直接打上去,他也怕未成年人保护法啊,于是按下声来道,我乃是龙王三太子烩饼,我不同你你和小孩儿一般见识,你快些有多远走多远,莫要让我再看到你!
汪:那个年代就有未成年人保护法了啊,看不出来这烩饼还是个遵纪守法的四好青年。
喵:只见那哪儿脱听到烩饼二字后,呆愣愣的站在了哪里,眼泪在眼框之中是滴流乱转,你!小饼干!!!
汪:什么就小饼干啊!!!!!
喵: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呢么。这声小饼干可是有渊源典故在里头的,你可还记得哪儿脱的师傅是谁么?
汪:太乙真人啊。
喵:他为什么叫太乙真人呢?
汪:史记封禅书载:天神贵者太一。太一,就是太乙真人。
喵:你这个说的不对,据我研究吧,太乙是有两个师兄弟的,一个名曰太甲,一个名曰太丙。
汪:他们的徒弟莫不是叫大甲,大乙,大丙?
喵:您真是聪慧之极,很有慧根啊,后来他们的徒孙名唤大甲乙丙丁戊,最后来传到丿甲乙丙丁戊己庚之后他们这支就算绝了后了。
汪:可不怎么的么,字儿都给拆完了,每次少一点儿每次少一点儿。这一师门的人都够贫的
喵:话说那太乙真人,和太丙真人关系极好,太乙真人就唤太丙真人小丙干
汪:太丙真人称呼太乙真人小乙干?
喵:乙肝多难听啊,小宝贝!甲乙丙丁ABCD,小bb,小宝贝么!
汪:这一师门的人还懂英语!
喵:是啊,太乙真人以前是天宫英语课代表。他们没事儿天天就小饼干,小饼干的叫,哪脱不乐意了,家里的师傅师兄师侄们个个都有小饼干,单单我没有,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我死了吧。
汪:哪儿脱一定还看过红楼梦。
喵:他师傅就安慰他啊,你也是有小饼干的,只不过你还没有遇到他,你再等等,定能遇到的。于是这天,烩饼,这么一得瑟,我乃龙王三太子烩饼,哪儿脱一听,师傅您诚不欺我!小饼干!!
汪:这还诚不欺我呢!坑爹了都!
喵:当时太乙也就是一句安慰的话,谁怎知这哪脱一个实诚孩子怎么就当了真了呢?这下子开了心了!师傅师兄师侄们个个都有小饼干,今日里我也有了,看你们以后还在我面前秀恩爱!!!!!
汪:哪个就是他的了!!!!
喵:是啊,哪儿脱也想到了啊,这小饼干还不是我的呢,怎么把他变成我的呢??怎么něng呢?恩?我直接说,烩饼,我的小饼干,你跟我回家吧,他估摸着这烩饼不能同意
汪:不用您估摸,他就是不能同意。同意了就可以直接上十二台那法制专栏了。
喵:这哪儿脱这么抓耳挠腮的想啊,想破了头的那个想啊,绞尽脑汁的那个想啊,怎么nèng呢这个,怎么nèng呢?恩??突然灵光一现!唉!有一主意!我不知道怎么něng,我师傅还不知道么!太乙真人,老神仙,能耐多大呀,他一定知道怎么nèng,对,我找我师傅去!!。
汪:神仙就别用něng了!也不怕道教协会来找你
喵:就这么说吧,踏上他那车轮子
汪:风火轮!
喵:踏上他的风火轮,日~~一声,这就到了西方我佛极乐世界。
汪:极乐世界像话么!一个道教的神仙,跑到佛教的地界来?!不怕打起来
喵:宝贝你有所不知啊,按照这个线路,从人这地界到神仙的这个地盘得在西天转车,这个西天吧,估摸着跟西直门差不多,天上的交通枢纽,天上他也得控制你的人流量啊,不能你想上哪就上哪儿啊,今天你跑这儿儿去了,明天又跑那儿去了,这对不利于管理啊,是吧?从人这地界上天,你先到了西天,找到那从人届到佛届换乘道届的窗口,掏出你的护照来,监察员验明身份,咔给你护照上卡个章,下一步您再去哪哪哪
汪:天上还有护照?还咔嚓卡个章?
喵:是啊,规范化管理嘛,咱情趣社都规范化,还有小秘——书长了,何况人天上呢?卡完章,哪儿脱收好护照,又是日~~一声踩着他那轮子就到了乾元山
汪:乾元山金光洞,哪吒的师傅,太乙真人修仙的地方。
喵:到了金光洞门前,一按那个门前防盗锁的密码
汪:这太乙真人够先进的!
喵:这是仙人住的地方啊,不能你谁谁谁来了都能进去的,啪,安个防盗锁,还能省去门房的工资,你何乐不为呢?哪儿脱进了金光洞,他那几个师兄弟,大丙,大乙正凑在一堆儿在那做早课呢,哪儿脱以前要看到这个,早开始掏打火机了,今儿也没时间搭理他们,上来就问,师父呢?大乙回他,你今儿怎么没掏打火机啊?
汪:这大乙贱不贱的慌啊?
喵:哪脱这就开始摸口袋,大乙连忙制止他,别别别,你这打火机收起来,带回留着烧师傅和师叔。
汪:这一师门的人都怎么这么没正形啊。
喵:是啊,师傅以身作则么,然后大乙告诉那儿脱,师傅现下整个师叔在切磋武艺呢,你去后山葡萄架那儿找他们去吧!!!
汪:这神仙切磋的是哪门子武艺啊!!!祖承潘金莲吧!!!!
喵:你看你你看你,思想就是这么龌龊,哪儿脱这一门啊,练的是听风辩位的好本事,就是你不用眼睛去看,听那声音,对手这么一动,你就运气去打,一动就去打,一动就去打,就是动次打次,动次打次,动次打次,茫茫的天涯……
汪:去你一边的吧!
喵:所以在葡萄架下练功,蒙上眼睛,听那风吹葡萄页,动次打次,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汪:后来他们家传人就组成了凤凰传奇。这像话么这?!
喵:其实凤凰传奇的名号就是丿乙与丿丙。
汪:没这回事!
喵:哪儿脱这厢受了师兄们指示,绕过这山来,就来到了后山。远远看到师傅与师叔,正待上前去,却又后退一步掏出了打火机,6岁少年缘何火烧金光洞欺师灭祖,是教育体制还是心理阴影…
汪:您这是串台到走近科学了么?
喵:我这不是是拉动下现场气氛,制造出一种悬疑的气场。
汪:本来气氛挺好的!
喵:话说这哪儿脱是刚把打火机掏出来,要点没点的时候,早有先见之明的大乙和大丙连忙赶到了哪儿脱身前就夺下了哪儿脱手中凶器
汪:这俩倒是对自己师门风气很了解
喵:哪儿脱见打火机被师兄夺走,又掏出那他车轮子,在地上那么蹭~那么一蹭,蹭~火就上去了,又那么蹭~的一蹭,蹭~火又上去了!!
汪:这风火轮是用来干这个的么?!
喵:一物多用,多环保啊!这时间蹭的动静可就惊动了这边葡萄架下的两位老神仙,太乙把嘴从太丙胳膊上拿开,唉,哪儿脱,你咋回来了?
汪:这俩人是在干什么呢!脸还贴着胳膊!!大白天的!!
喵:这件事儿吧,其实真是哪儿脱冤枉了他师傅师叔二人,这二位这次是正正经经的在排练天宫玉皇大帝生辰趴的节目不是在秀恩爱。
汪:您等等,这玉皇大帝生辰趴是…
喵:你看,这一年到头,你总得找个由头大家伙一起聚一聚啊,你看人家外国的圣诞节,就是趁那个圣诞老人的生日聚一聚,那我们就定在玉帝生日吧!
汪:您这一会儿得罪仨宗教了!圣诞节是圣诞老人的生日么!!!
喵:反正就这么回事吧,大家找个由头聚一聚,唱个歌,跳歌舞什么的。这么些个年,玉帝过了几千几万回生日,看歌舞也看腻味了,就吩咐下去,你们个个部门的,都něng几个有意思点儿的节目来,这金光洞他们部,今年就打算něng一出节目,讲一讲这下届众生的礼仪典故啊什么的,哪儿脱进来的时候,这二位正排到咱们神州大陆的西北角的边陲小国法国那地界呢。这个吻手就是那地方的礼仪。
汪:我看您这动作可不像吻,像啃!
喵:为了这个喜剧效果嘛,这叫做艺术加工,为了逗玉帝乐的嘛。然后这不就哪儿脱进来了么,打火机被大丙大乙给夺了又点着了他那车轮子。大丙大乙费老鼻子劲给他把车轮子给夺下来,细细的给他这么讲了,是这么这么这么回事,给玉皇排练节目,不是秀恩爱,快把那火收起来,不是秀恩爱,哎呀真的不是秀恩爱!!哪儿脱心想,你说不是就不是?我可没那么容易上当,你们拿这个骗了我十来回了都。
汪:恩,这是狼来了的故事。
喵: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不要总骗小孩子,会遭报应的!!
汪:可没见过这样的小孩子!!
喵:哪儿脱又想啊,我管他拿个干什么去,等我小饼干儿到了手,你们再秀恩爱也没关系了,恩,我还是先别管他这真假,把我这正事给办了吧。于是从起因到经过,一点一点细细的给师傅师兄讲了,师傅,您给我拿个主意,您说,我这该怎么办呢?太乙听完这心里就暗自算计,这是我徒弟,哪儿脱,满打满算,加上虚岁,加上今年没过完的生日,二一添作五,六岁。这烩饼呢,龙族,活的长,就不算在龙蛋里呆着的日头,四舍五入,六百来岁。恩!我去玉帝哪儿告他去吧,勾引未成年儿童,估计能关上他个一两千年。
汪:这烩饼冤枉不冤枉啊,这都没他什么事儿
喵:对啊,太乙,多有能耐的老神仙啊,他也发现这个问题了,这个我现在去告他,我没有事实证据,没人听我的啊,我得想个主意,我得nèng个证据再去告他,老神仙这个聪明啊,这么削微一想!有了!我这么这么着!
汪:这是什么老神仙啊这是!
喵:德高望重么,这德高望重的太乙真人啊,在这须臾之间可就想出来了个绝顶的好主意,你烩饼远在龙宫,我这想抓你小辫子不容易,我把你请到我金光洞中来,你强龙也压不过我地头蛇,我在nèng你,这不就容易多了么?
喵:老神仙还用地头蛇啊?!
汪:太乙真人他去年刚过了第600个本命年。
喵:没听说过太乙真人属蛇这回事。
汪:宝贝你不知道的东西多了去了。
喵:太乙真人把这主意一盘算,恩,可以,就对哪儿脱这么一说,你要培养感情,龙宫离咱多远啊,师傅给你出个主意,你看这不玉帝的生日要到了么,咱们和龙宫和出一个节目,师傅这有现成的,已经跟你师叔排练了好些个日子了,为了你以后的幸福,师傅把这个机会给你。
哪儿脱问:师傅,这能行么?
太乙真人又道,师傅写个拜帖,你拿去西海龙宫,我听弼马温说西海那边正愁没节目呢,你这一去正好也解了他们燃眉之急,这烩饼定能跟你回来。
哪儿脱这就向下一拜,师傅,我谢谢您了。
太乙心想,哼哼,能我告倒了那烩饼,一定狠敲他一笔,他老子那定海神针就是我的啦!
汪:看来这太乙真人消息不太灵通,没人告诉他那玩意现在已经改名叫如意金箍棒了么?
喵:太乙真人他潜心排练,啊不,修炼啊,这些个消息啊也就削微的知道的慢点。
汪:估计是人品太差没人告诉他。

TBC

评论(14)
热度(16)
  1. rachel12355白斩糖 转载了此文字
    (*•̀ㅂ•́)و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