墙头多如牛毛,脑洞多如漏勺。
文笔完全废柴,逻辑几乎全抛。
开坑易,填坑难,啥时完结全靠缘。
萌点低,虐点高,傻白甜蠢性格糙。

俏货郎

喵:我今天为大家讲的这段书呢,发生在宋朝年间,为什么是宋朝呢?因为宋朝他是中国历史上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汪:它哪段儿也不能缺少啊!
喵:宋朝,他是中国小农经济的巅峰,是一个很有文化,一个比较容易发生浪漫爱情故事的地方,什么潘金莲倒挂葡萄架啊什么的,都是发生在宋朝年间的。

汪:感情您就看了一本水浒传是吧?!
喵:你看你这没文化,这是水浒吗?!水浒里那直接就给打死了哪有后面那些个爱情故事啊?!
汪:得!
喵:话说在现在陕西省西安市这个地界有一栋私塾。
汪:这是发生在咱们这儿
喵:什么叫私塾呢,大家都是90后不懂,我给大家解释一下,私塾啊,跟咱们现在的某个机构差不多,古代时候没有这个大的,就是这个一堆人在里面的,现在有男友女的,古代只有男的,交点钱,大家一起那啥那啥啥的地方。小的时候,我和王声老师就一起在里面那啥那啥啥过。

汪:您这说清楚了,什么有男友女乱七八糟的,古代的私塾,就是咱现在这学校,大家一起在里面学!习!小时候咱俩一起在学校里!学!习!没有那啥那啥啥的事儿!好好的东西让你说的这么龌龊(一声)

喵:什么龌龊啊,您理解歪了还怨我,我说的就是学校,咱俩小时候干过什么你不知道啊,当然是学习,绝对不是什么298一刻钟的事儿。这我可一概不知道啊!

汪:您这298的事儿知道的够清楚的啊?
喵:教书的先生本是个秀才出身,因连年乡试不利家财耗尽于是开设这么间私塾赚几个束修钱,准备来年再试。说今日里先生正在学堂里给学生们上课呢,讲的可好了,什么交颈鸳鸯戏水,并头鸾凤穿花啊,什么云情雨意两绸缪,恋色迷花不肯休啊,我都不懂这个,不知道他们在讲什么。
汪:您这还不懂那?!而且这先生,就给学生们讲这个啊?!不怕被学生家长投诉么!!
喵:先生教的是电大的成人夜班。
汪:去你的吧!人家应该教的是人之初性本善。应该教小孩子们这个。
喵:人之初性本善,习相近睡一块。哎呀,这个我懂。
汪:您能把您那本盗版书给扔了么!!!
喵:哎呀,就是这个意思,这个课上的呀niania可棒俩!学生们跟着念啊,习相近睡一块,习相近睡一块,夫子满意的点头,恩,很好,再念五分钟我们下课。就在这时候,门前大松树下打东边来了个货郎,挑着个担子。长的是一表人材!大高个!浓眉大眼!一股子的王霸之气!(亮相)就是下嘴唇削微有那么些长。

汪:这长相还能一表人材呢?
喵:你这是下嘴唇歧视!这货郎啊也走街串巷的这么吆喝了一上午了,现下削微的有些累,看到前面有棵大松树,就这么坐在了(liǎo)树下,掏出了一本

汪:金瓶梅?
喵:山海经!
汪:你这可终于换了本书了
喵:看你这说的,我这是博览群书经史子集二十四史诗书礼义乐春秋无一不精无一不晓
汪:呦,还小瞧您了!
喵:然后小货郎就蹲在了树底下掏出书来看啊(沾唾沫,翻书页)唉?不对!这上面的人画的比上一本穿的多啊?!上一本明明看着挺凉快的啊,这本怎么唔得这么严实呢怎么?

汪:您这是拿什么书都当金瓶梅看啊!好家伙!看的还是绘本!
喵:这不对啊,这画风不一致啊,这是怎么这了这是?正在聚精会神的阅读的时候,
汪:您别侮辱阅读这个词儿行么?
喵:哎呀,别打岔,正在聚精会神阅读的时候,私塾这边可就下了课了。这一帮小学生啊其里么擦的就都跑出来了
汪:您这是下课啊还是倒豆子啊?!
喵:我这是形容小孩子们这个开心啊,小孩子们都跑将出来,有那么几个眼尖的,就看到这风流倜傥的货郎了。
汪:咱能别糟践风流倜傥了么?
喵:小孩子们一下子就被货郎的王霸之气震慑到,剑眉虎目,身长八尺,气宇轩昂!还在那儿看这么高深的书籍!被他的王霸之气震慑到,大家都不敢近前!

汪:您确定是王八之气?
喵:讨厌那是四声,有这么一个胆大的,就悄声的走上前来,在货郎面前三尺之外站定,轻声的问道——你会读么?只见那货郎是微微一笑,郎声回复,so

easy!!!
汪:妈妈再也不用担心你的学习!!!
喵:亏了啊,这家没跟咱赞助
汪:什么就so easy啊,咱能把你小学时候的英语课代表这事儿给忘了么??
喵:这是我人生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汪:下去吧你!
喵:然后小孩们都不信啊,你一个货郎,还能看得懂山海经这么高深的书?我们不信?
汪:给谁看他都看得懂,绘本,全是图!
喵:见这帮小学(xiáo)生们不信,货郎又是微微的一笑
汪:你别再吓到小朋友们,您见过这样的微微么,这是要咬人啊!
喵:然后这货郎就说了,不信啊,那我来给你们讲讲,随便你们想听哪一章吧,我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说,你们是想听那个孙悟空七进七出救宋江啊,还是女儿国国王赤壁怒沉百宝箱啊?

汪:我想听武松和唐僧风波亭初相遇,武松问:御弟哥哥,你表字是什么?那一章
喵:你看你的爱好暴露了!
汪:你才暴露了呢!!山海经里有那么些个东西啊!你可别教坏小孩子了!!
喵:你看你看我就说你看过着个故事吧,你刚刚还否认!
汪:我怎么就看过了我?
喵:那你怎么知道汪夫子下一句的词儿啊?!(掰手指头)山海经里,哪有,这么写个,东西啊,你可别,教坏,小孩子,一个字儿不差!你可别剽窃我!

汪:我剽窃你!我还嫖你呢!!
喵:对不起我是我卖艺不卖身
汪:去你的吧,人家这是教书先生也看不下去了,你这些个误人子弟的行为!山海经里哪有这么写个东西啊,你看个盗版的合集绘本就别拿出来丢人现眼了。

喵:您吃饭大学毕业的,您说的算,正如王声老师刚刚所剧透,这时,这所私塾的CEO兼优秀员工代表,先生听不下去,可就出来了。
汪:您直接说这私塾就他一个人儿不就结了么!!
喵:正如题目所言,这先生是千不该万不该,不该搭理这茬,他这么一搭话,可就算入了坑了!上文书我们被剧透到先生因爱慕喵货郎才华横溢满嘴的诗书满肚子里的文章所以上前搭茬…

汪:才华横溢?!满肚子诗书?!就货郎那看画本还看出个孙悟空七进七出救宋江,女儿国国王赤壁怒沉百宝箱啊的水平?!也先不说这个,先生爱慕他什么啊,爱慕他倒挂葡萄架了啊还是爱慕他把撑窗户的杆儿掉了啊?估摸着是爱慕他这下嘴唇骨骼清奇?

喵:先生爱慕货郎下嘴唇骨骼清奇,货郎是爱慕先生好俊的一颗美人痦,他们俩是你爱我呀我爱他,从此不再受那相思苦啊,夫妻双双呀把家还~(唱)

汪:去你边的吧!
喵:货郎见有人搭茬,于是抬起头来定睛一看,从那私塾的青石台阶下走来一个好俊的书生,那书生是身着青衫,头戴四方巾,手拿折扇,面若临潭白水仙,身如深山湘妃竹,不语自带三分笑,风流倜傥一书生!咦?这个书生我是见过的。nèi个美人痦很是眼熟啊……莫非是在梦中?这货郎上前来细细端详,越看越像越看越熟越看越激动,不由得惊呼,哎呀!小饼干!!真的是你!!!说来这也算真巧,这喵货郎和汪夫子也算是旧相识,想当小的时候(笔画)一起在那啥里那啥啥过

汪:(拉袖子)您等等,这什么乱七八糟的?!
喵:跟咱俩一样嘛,就是那个小的时候,在那啥里那啥啥过。
汪:按照我的意思没理解错的话,您是想说,这俩人是发小,小的时候在同一个私塾里念过书?
喵:啊,对,就是这个。
汪:那您直接说不就完了嘛!!!
喵:这么说不显得亲切么,是吧,这俩人是发小,从小一起长起来的,小时候那个关系好啊,天天在一块玩,家长拉都拉不走,天天哭着喊着(学小姑娘追星状)我要嫁给你,我要跟你姓,我要给你生孩子,哎呀,拉也拉不走,这个关系好呀

汪:有这么个关系好法么!!!!!
喵:就是这么个比喻
汪:没这个样比喻的!!
喵:所以说这俩人小时候关系好啊,但是后来货郎家造了祸事,远逃他乡避难,这俩人就分别了,这一分别,就是十八载。想不到,今天在这里见到了。货郎对着先生看了又看瞧了又瞧!哎呀,怎么是你!小饼干!

汪:小饼干?!
喵:当时小孩子们互相起的个外号么,什么小草莓小柿子小饼干的,说着亲切。小饼干是当时先生的昵称。小饼干,我们这一分别一十八载,想不到在这里遇到你,你,你可还好么?

汪:不好
喵:为什么呀?!
汪:遇到你能好的了么
喵:货郎心想,你,你已经出落的这般漂亮了,小时候说的话,还做不做得数?早知道你现在长成这样,我当初干嘛拉着你呢?!不然你现在可就是我们家的人了!你当初可没说好你长大了之后长这样啊?你这是欺诈你知道么,这个后悔,悔的的肠子都绿了。他表面上还不表现出来,你,你可还好么?

汪:你等等你等等,这先生,他是个男的?这货郎,他也是个男的?
喵:对啊,古代这姑娘都讲究个大门不出而们不迈,都不兴抛头露面的,跟现在的小姑娘似的,胸前系个手绢,上面绑俩鞋带就出来了,那时候不兴这个。在外头的都是男的

汪:那你这说的像话么!!怎么就又要你是我们家的人了。俩大老爷们,这像话么??
喵:我这不是为了迎合你的阅读爱好么?
汪:我没这爱好!!!
喵:不要羞涩嘛
汪:我哪儿羞涩,这跟羞涩没关系好嘛!!!是你天天看些个攻配受基友配出柜的捡肥皂的gay me 的书,别把我扯进来行么?
喵:你看,王老师对这方面的知识了解的很深刻嘛!
汪:没您深刻!
喵:其实这个gay
me吧,是中国文学历史上不可分割的一部分。什么分桃龙阳断袖啊,这都是史书记载的。我刚刚讲到哪儿了?你看你老干(gàn)扰我。话说回来,先生看这这位气宇轩昂英俊不凡下巴还削微有些突出的货郎,心里咯噔一下,怎么,怎么是他!先生刚离远了看只是觉得有些面善,离的近了,又听得那句小饼干,可就什么都想起来了。怎么,怎么是他!!

汪:这怎么了,遇到熟人怎么还这样啊?
喵:当初小的时候,这俩人那个关系好…
汪:不是说好了不提这茬么!!
喵:不提没法说啊,当时小的时候,这俩人关系好,小先生哭着喊着我要嫁给你,我要跟你姓,我要给你生孩子,现在想想,(拍脸跺脚)多丢人啊!现在怎么说自己也是秀才,在这私塾里教书授课,这事儿要是传将出来,自己可怎么在这个地界呆啊!!不行,不能让这呆子再说下去,得找个话茬把这茬给支过去。于是对货郎道,你怎么做了货郎了,不读书了么??那货郎回道,我又比不得你聪明,小学三年级嗣业后就一直函授了…

汪:那时候有那玩意么!!
喵:就这么个意思,货郎道:你看这不你读着书么,我想我得赚钱养你啊,你一文人,不知茶米油盐贵的,而且老人都说了,这智商都随妈,你聪明咱娃也一定聪明…

汪:(推)下去下去下去,越说越没谱了!有俩大男人生孩子的事儿么!还随妈,聪明!
喵:不是,那时候的人都单纯,认为吧媳妇娶回家,第二年,嘎嘣,就能有个大胖小子。
汪:没听说过!!这货郎是个二百五吧!!
喵:就这么个意思。
汪:没这回事
喵:这货郎话音刚落,这先生脸上就有点儿挂不住,碍于文人形象还不好发作,发作你一文诌诌的文人,也说不过这走街串巷嘴上不把门的货郎啊。本想就这么随便拿几句话搪塞过去,结果边上那些个小学生们可炸开了锅。(喊)先生的男人找上门来啦!!!先生要嫁人啦!!!先生还要给那人生个大胖小子啊!!!!快来看啊!!!!!这一时间可就传遍了整个县城。

汪:这些个小孩也真够八卦的
喵:天真嘛,可爱嘛,无邪嘛
汪:这县城也够无聊
喵:民风纯朴嘛,这说明大家都很八卦,啊不,关心先生嘛,尊师重教。
汪:我感觉您刚刚是不是说漏嘴了
喵:这都是幻觉,幻觉。鉴于大家对于先生个人生活的关心,这事儿可就传将出去,到第二天一早就已经有了一十八个版本。其中最主流的那个版本跟现实差别不大,主要就是讲先生逃婚被婆家人堵到单位门口嚷嚷着要向领导反映。

汪:这还差别不大呢?都差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喵:非主流的版本是先生家嫌贫爱富,嫌弃货郎家道中落,结果先生是个有气节的人,准备与情郎私奔。大家都很忧愁啊,这先生走了,娃儿咋办呢?

汪:这还不如主流版本呢!!这八字没一撇呢怎么就想这么长远!
喵:未雨绸缪嘛,这个非人流版本是…
汪:没有这个版本!!!
喵:大概就这么个情况吧,那日货郎与先生是怎么怎么叙旧,怎么怎么分别,我们就不讲了,一边是觉得你侬我侬依依不舍,另一边是这瘟神可快走吧我能装不认识你么,总之就是俩人各怀鬼胎的在大柳树下就此一别。

汪:这货郎这就惦记上了。
喵:对嘛,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回到家里,先生是有些个忧愁啊,这流言满天飞,不利于我展开教学工作啊,有失我的威望啊,这怎么办呢这?但是又想想看,流言止于智者,恩,我不解释,越解释越乱。但是大伙儿可不这么想啊,大家伙觉得,恩?不否认等于默认!就是这么回事了!!!

汪:这都快赶上六月飞雪了!!
喵:本打算让时间将流言消逝,但是天不遂人愿,福无双至是祸不单行啊,第二天早上,先生睡意朦胧之中听到阵阵小曲,听远近像是对面的茶馆儿(唱)小妹妹送情郎啊,送到那大门外,手拉着那个手儿,问郎你多咱回来~~

TBC

评论
热度(8)
©白斩糖 | Powered by LOFTER